Entries

南京,南京。

在南京出差,工作之余去了景点,整理相片时才意识到去的都是陵墓,忽然有种空灵的感觉。
今天真应了那句话——“上车睡觉,下车拍照”。
100_1421_副本

路_副本

100_1427_副本

大仁大义_副本

正气_副本

花_副本

树_副本

100_1473_副本



读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

龙应台选择这样一个话题来写作,无疑是把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国共关系、内战原本就是很敏感的话题。要推开重重阻碍,拨开时间的纱,去试图还原那段历史,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当你走进那段不易被轻启的历史里,当你访问那段历史的亲历者,你感到了心慌、孤独,还有地动山摇的震撼。

阅读过程中,我感觉到了那种近乎让人窒息的沉重感。那么多的人,都是美好的青春年华,意气风发,都有各样的报负,最后都在自愿或不得以中走向了战场,战死的,甚至弃在荒野,无人知晓;幸存的,一生飘零。离开或留下,他们无法选择。

文章是从龙应台父母的逃离开始写起,整本书主要用口述、文献以及家族记忆等材料编织成历史图象,龙应台访问了很多那个年代的亲历者,走访了众多的地方,对材料的考证也是非常严谨的,这些都是值得我们钦佩和尊敬。

一直以来,对于内战这个话题,我们司空见惯的是内地媒体对共产党取得战争胜利的溢美之词,教育机构不遗余力地把国民党形容为黑暗、残暴的无良统治者和反动派,包括我们从小看到的影视作品:相貌丑陋、阴险狡诈的人必然就是国民党人,我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描述。而当我们重新回看这段历史时,我们遗落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想应该是对历史的反省和生命的悲悯吧。战争结束后,当各国都开始发奋图强地建设经济,发展国力时,国共两党几百万的人在这片满目创痍的土地上开始新一轮的厮杀,而这些“军人”大多都是抓来的壮丁,很多是一脸稚气的懵懂少年,他们就这样被战争的机器卷进去,来不及发出一声呐喊!这么多同胞的自相残杀,是何等惨痛!从某种意义上说,战争是永远没有“赢家”的,不是吗?

此书出版后,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有人因龙把台湾人写成是“失败者”的后代而不满,而内地读者的评论就更过犀利刻薄,甚至有人身攻击的倾向。龙应台是在台湾长大的,她当然有自己的立场和价值观,她只不过是试图通过口述和客观的数据来尽量还原那段历史,这不应该被苛责。因为如果没有人去做这件事,那么,那些真实的声音将永远被湮灭在历史的车轮里,了无痕迹。

有人说,我们的忧伤和台湾人的忧伤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忧伤是直接的、明确的,对某种理想的追求,而台湾人的忧伤除了那难以割舍的乡愿与亲情,更多的是无所依靠的迷惘。那么,当我们把自己置身于这样的情境中,是否对历史,对台湾,对国民党有了另外的一些理解呢?

如文中所说:正因为他们那一代承受了战争的重压,忍下了离乱的内伤;正因为他们在跌倒流血的地方,重新低头播种,我们这一代,得以在和平中,天真而开阔地长大。

你只有用最谦卑、最慈悲的心来看这本书,才会看到更多的历史影象,以及历史背后那些我们不能遗忘的亲人。


据说能活跃脑细胞

禁不住电影海报极具诱惑的宣传,昨天晚上和朋友在卢米埃看了《极限空间》。
话说,偌大一个电影厅,加上我们同行的3人,总人数居然还不到20。心下便觉不妙。
果然,剧情并没有想象中的精彩,虽然在悬念的设置上下了很大工夫,但总体来说并没有很好的诠释,让观众是一头雾水。
如果说这个影片还有一点吸引人的地方,那就是那几道推理题了,但将之提升到数学家的高难题目,就有点太过牵强。难怪有观众说西班牙人的数学水平太低,你看,那些题目不是中国学生常做的奥林匹克题吗?
依我看来,那题目更像是逻辑推断题,考公务员的题目不是这样的么?

那么你准备好了吗?以下题目答题时间均为一分钟。
1、糖果商收到三个不透明的盒子,一个盒子里装着薄荷糖,一个茴香糖,第三个盒子装着这两种糖的混合糖,盒子上分别标有“薄荷”、“茴香”和“混合”,但是糖果商被告知这三个糖果盒子上的标签全部标错了,请问你最少要拿出多少糖才能确定这三个糖果盒子里分别装的是什么糖?
2、如何用一个七分钟和一个四分钟的沙漏计算九分钟时间。
3、一个人被困在有两扇门的房间,但只有一扇门通向自由。每扇门都有一个守卫,一个是谬论国的人只说谎话,另一个是真理国的人只说真话。他只能产问其中一个守卫一个问题,但他不知道哪个说真话哪个说谎话,他该问什么问题才能顺利走出去。
4、一个学生问老师“你三个女儿多大了?”,老师回答“如果你把她们的年龄相乘,便得到36,如果相加,得到你的门牌号”,学生抗议老师少说了一个前提条件,老师回答“你说的对,我只有最大的女儿会弹钢琴”

出题结束。
最后,为片中那个善良可怜的老头费马先生默哀。

3110.jpg




蒙娜·丽莎式的微笑

这是王小波在《革命时期的爱情》中对于蒙娜·丽莎式微笑的描写,真让人捧腹,我还是头一次看到有这么形容的,所以说,王小波绝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天才。
“这娘们笑起来着实有点难拿,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才好。简而言之,在意大利公共汽车上有人对你这么笑,就是有人在扒你的腰包;在英国的社交场合有人对你这么笑,就是你裤子中间的拉锁没拉好。这种微笑挂在我脸上,某些时候很得罪人,尤其是让人家觉得该微笑是针对他的时候。举例言之,你是小学教师,每月只挣三十六块钱,还得加班加点给学生讲雷锋叔叔的故事。这时你手下那些小屁孩里有人居然对你面露蒙娜·丽莎式的微笑,你心里是什么滋味。
……
到现在我也时有禁不住微笑的事,结果是树敌很多。在评职称的会上这么笑起来,就是笑别人没水平;在分房子的会上笑起来,就是笑大家没房住,被逼得在一起乱撕乱咬。总而言之,因为这种微笑,我成了个恨人有笑人无的家伙。为此我又想出了一种发明:把白金电极植入我的脸皮。一旦从生物电位测出我在微笑,就放出强脉冲,电得我口吐白沫,满地打滚。假如这项发明得以实现,世界上就再没有笑得招人讨厌的家伙,只是要多几位癫痫患者”

在这之前,我记得老师一直告诉我说,蒙娜·丽莎的微笑是世界上最神秘而美丽的微笑。


光影年华

这是早些时候拍的一些照片。

杜鹃_副本

华家池_副本

杭州_副本

西塘_副本

徐志摩故居_副本

永康_副本

缙云小城_副本

Appendix

自我介绍

Viria ye

Author:Viria ye
VIRIA YE
女。浙江人。80年代生人。
喜欢文学,但无作品发表。
喜欢旅行,但没去过远方。
喜欢法律,我正走在路上。
热爱一切美好事物。
希望与你交流,共同成长。

最新文章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